您的位置:首页 > 研究应用

技术管理过程之我见

by   |     |   2016年10月26日   

技术管理过程之我见

Personal Insights to Technical Management Processes

 

温跃杰

2016927

 

本文概要 论述了作者本人对系统工程中技术管理过程的一些看法和观点,并进行了一些哲学和文化上的思辨。针对技术管理的八大过程,理清了其内部关系和定位。绝大部分为原创。

关键词:系统工程  技术管理  关系  定位  八大过程

 

0.     按语

2016年夏秋之交,我有幸受邀到航天科工三院做了《技术管理系统工程》的讲座。非常感谢郑新华老师提供这次到航天科工进行系统工程交流的机会,感谢何强老师的一再督促,让我终于有机会在这里将自己的一些关于系统工程的思想再次进行沉淀,并借助这个平台分享给大家。

由于我本人就是做管理工作的,且天生对技术很感兴趣,所以对这一部分的学习也是咀嚼的津津有味。所以,姑且不论对和错,将我的一些观点摆出来,即使作为一个被攻击的草靶,也算是以飨友人

欢迎讨论。

1.     前言

技术和管理似乎是系统工程、项目管理等一切工程管理的两大范畴。大家平时聊天,也时常会问,“您是做技术的还是做管理的?”而且在大家印象中,做技术的苦力,做管理的都是领导。就像中国儒家所说的“学而优则仕”一样,似乎“技术”做的足够好了,就要做“管理”了。甚至有些工程单位的人力资源规划中,职工的发展通道就分为技术类和管理类,并且一旦选择,大有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的架势。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这一切都让人不由地发问:

l   技术和管理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两者能截然分开吗?

l   所谓的技术管理又是什么?

l   技术管理都有哪些具体内容?相互之间是什么关系?

l   技术管理的内容都有什么用?

学完了这一部分,上述问题基本上也就明白了;最起码也算是入门了。

2.     技术与管理的辩证关系

长久以来,人们在头脑中粗略形成了技术和管理两大范畴,其关系却很少有人说得清。大多数情况下,面对一些复杂的工作,人们往往会说这项工作既有技术又有管理,或者说某个人既懂技术又懂管理,言语中充满了赞许。一旦型号出了问题,就要求技术和管理的双归零。这一切都证明,管理和技术在很大程度上联系十分密切。另一方面,管理和技术的差别又肯定是存在。那么其边界究竟在何处?

NASA 系统工程手册用一张图粗略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如下图所示。此图中,左侧的圆代表着系统工程,产品的设计和实现是最狭义的技术工作,都属于这个范畴;右侧的圆代表着项目管理,进度管理、资源管理和采办管理等最狭义的管理工作,都属于这个范畴。而两者之间的交集,属于技术管理的范畴,包括规划、风险、配置、数据、评估、决策等,基本上对应了 ISO15288标准中关于技术管理的相关范围。事实上,这张图并不十分严格。比如规划(Planning)一词更是在三个区域中都出现过,所不同的只是系统工程关注技术规划,项目管理关注的是管理规划,中间的交集区则是规划本身。而从规划自身来说,往往需要同时考虑技术和管理的因素,并不能截然分开。配置管理(Configuration Management)就在中间交集区和右侧区域中同时出现,数据管理也是如此。可见管理工作中也渗透着许许多多的技术因素。因此,结论就是实际中相当大一部分的工作都是既涉及技术又涉及管理;换个角度也可以说,技术管理的工作内容是相当充实的。


1. NASA 对系统工程和项目控制的概念辨析

纯粹的技术工作试图在精细的领域内实现对事物的认知、改造和控制。当这个领域内达到专家的程度之后,便希望扩大这种控制的范围,于是便涉及到了技术管理,再向外延伸便到了项目管理或项目控制,最终达到组织管理或组织的控制。从技术-管理的另一端来看,要想真正做好管理工作,一方面必须在管理环节上做到精益求精,另一方面要真正地认知待研究的客观事物,这两个方面都需要管理者用心沉下去,这必然会触及各种真正的技术,最终殊途同归。我们再来看系统工程的祖师爷——钱学森在1978927日在《文汇报》上发表的那篇经典论文(如下图所示),其题目是《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这个题目本身就充满着辩证的哲理。组织管理是一项看起来100% 纯正的管理工作,然而却渗透着技术!而系统工程便是管理和技术这两大要素在组织Organization)层面上的结合物。

2. 钱学森于1978年在《文汇报》发表的系统工程经典之作

从整体来看,技术和管理就像太极八卦的两仪一样(如下图所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并交替运动。 在系统工程中,西方的科学技术、管理科学和中国最经典的朴素辩证法有机地融合到了一起。系统工程是中西合璧的瑰宝。

图3. 中国传统的太极八卦图

 

3.     技术管理的主要内容及相互关系

技术管理过程主要用于建立计划、执行计划、评估进度和控制实施。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特定的技术管理过程可能随时被触发。有时按计划发生,也可以被特定事件驱动。在具体应用时,需要审时度势、因地制宜,切忌生搬硬套。尽管在标准和手册中都明确了具体的步骤,但相关过程的严苛和正式的程度,可以根据项目的风险状况、复杂度,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在最新版的系统工程标准和手册中,技术管理过程集一共有八个,我将其称为八大技术管理过程,对应于 ISO15288标准的第31~47页,第四版 INCOSE 系统工程手册的第5章的内容(104~139页)。

Ø   5.1 项目规划过程 Project Planning Process,简称为规划过程);

Ø   5.2 项目评估与控制过程 (Project Assessment and Control ,简称为评控过程);

Ø   5.3 决策管理过程 Decision Management ~,简称为决策过程);

Ø   5.4 风险管理过程  Risk Management ~,简称为风险过程);

Ø   5.5 配置管理过程  Configuration Management~,简称为配置过程);

Ø   5.6 信息管理过程  Information Management ~,简称为信息过程);

Ø   5.7 度量过程      Measurement ~,简称为度量过程);

Ø   5.8 质量保证过程 Quality Assurance ~,简称为产保/质保过程);

由于内容相对较多,为了便于记忆,我将其两个作为一组,这样可以将八大过程合并为四组。每一组都有不同的重要性和地位。

其中,规划过程(1)和评控过程(2)是关键,是八大技术管理过程中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尤其是规划过程,更是重中之重。大家可能还有印象,在改革开放之前,有一个单位叫做国家计委,全称是国家计划委员会,也是现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前身。这个单位在国家的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过程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究其原因便是规划(Planning)的极端重要性。时至今日,某些国企单位中仍然设有发展计划部,其重要性无可匹敌,被视作整个企业中仅有的两个战略部门之一。所以,INCOSE将其放在八大技术过程的第一个,享受独占鳌头的殊荣,实在是名至实归;无论国内还是国际,皆是如此,这看起来是全世界的共识。如下图所示,如果将规划过程(1)看做龙头,那么评控过程(2)便是龙的身子。龙头是牵引,而评估和控制则对应持续时间更长的执行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闪转腾挪都是必要的,就像龙的身子一样柔软灵活,而又散发着力量和美感。

CREATOR: gd-jpeg v1.0 (using IJG JPEG v62), quality = 80

4. 中国龙的形象

决策管理过程(3)和风险管理过程(4)是当下的研究热点。决策的重要性无需多言,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相关的研究和书籍如同汗牛充栋,数不胜数。将眼光投下我们自己这个小系统,人生就是由一个个的选择组成的,读书、上学、工作、恋爱、生活等等,无不如此。更有人说,人的一生中,选择要比勤奋更为重要。我个人对此亦深有体会。相信许多经历了近10年来中国式房价暴涨的80后一代来说,更是对此有血泪般的深刻感悟。又如,在工作中,大家日常聊天时常常会开玩笑说,领导们的决策就是一个拍脑袋的过程,对此不无嘲讽之意。可是,科学的决策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有没有一本书可以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做决策?非常幸运,我们现在有了一个标准答案。INCOSE 的系统工程手册给了我们细致的解释和讲解, ISO 15288 国际标准给了我们一个标准的决策过程,作为参考。这一刻,我感到了温暖和幸福的味道。如此困难的题目,居然有ISO国际标准作为答案。 纵然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和活学活用,但已经很满足了。这已经足以让大多数的读者们可以饶有兴趣地去阅读和学习决策管理过程(3)。再来看风险管理过程(4),也是近年来的研究热度也很高。航天科技集团上下正在掀起全员风险管理的热潮。一场接一场的培训,如同漫灌的大水一样滋润着大家的风险意识。随着中央反腐工作进入深水区,问责机制也日益常态化,这对领导们的决策产生了重要影响。那些掌管着话语权、决策权的大佬们,在进行决策的时候都需要认真掂量一下各种选择的影响和后果,在趋利避害的本能之外,更要积极地防范风险,及早干预,做到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这些都是风险管理的范畴。因此,将决策管理过程(3)和风险管理过程(4)归入一组,也不无道理。

配置管理过程(5)和信息管理过程(6)是典型的IT技术密集型管理工作。换句话说,只有特别懂计算机技术的人才能胜任。配置管理过程(5)可以说是系统工程这个体系中最根正苗红的子弟之一。系统工程是对复杂系统的工程实践中诞生的。复杂系统的研制过程中,用户需求、技术需求、技术状态、管理状态都处于频繁的变化之中。这给我们的设计工作带来了各种令人不悦的扰动。原先编排好的各种技术方案、管理计划都要被迫调整,要想让系统中各个元素的技术状态处于一致的状态似乎是天方夜谭。因此,有人说,这个时代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2008年,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正式凭着变革(change这个理念赢得了大选(见图5)。而配置管理就是专门来解决这个问题的。通过各种基线配置版本等概念,如同一个杂耍的艺人一般,将多个苹果抛在空中,顺次接住又再次抛起,不让一个苹果落地。幸运的是,如今有了IT技术的帮助,一切都变得更加容易了。对于信息管理过程(6)来说,IT 技术的重要性更加容易理解。在移动互联的时代,几乎所有的日常工作都需要电脑来处理,所产生的电子数据浩如烟海,于是乎搜索引擎、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等各种新技术如同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各类信息系统如同过江之鲫,多如牛毛,各类建模语言、开发模式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数几年。可以说不懂 IT 技术的人,已经成了这个时代的新型文盲。

5. 奥巴马的竞选理念“CHANGE”

度量过程(7)和产品保证过程(8)是基础。关于度量(Measurement这个词,国人可能比较陌生。其英文原文为 Measurement。在此次交流之前,我们 CCOSE 协会的几个朋友专门针对这个词进行了讨论,最终商议一致,将其正式翻译为度量,而不是测量测试试验等其他其他词汇。一提到度量,很多人立刻想到了各式各样的大型工程试验,并将其与型号研制等同起来。这种概念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深入人心。外国人对于度量的喜好已经到了近乎偏执的程度。有一句西方谚语,“What gets measured gets done”,中文里面很难找到对等的翻译,有人将其意译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有测评才有执行测评出结果,或者干脆翻译为一些如执行力闭环管理这样的核心词。我个人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凡事皆有度、有度方可为。总之,凡事必须量化——这种理念深深地植根于西方哲学和认知体系,乃至整个科学体系。电视媒体上关于航天型号的报道通常都会引用测试阶段的画面,作为整个型号研制过程的直观视觉符号。而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则更加偏好对错、是非之类的定性思考,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这句看似普通的英文谚语如此难于中文翻译。走在科学这条道路上的我们,不得不重视定量思维,也离不开度量。度量已经渗透在技术和管理的方方面面,故将其称之为基础也是实至名归。产品保证过程(8)的别称是质量保证过程(Quality Assurance Process),只因在航天领域,人们已经习惯于将其称为产品保证过程,故沿用此称呼。这个过程可以保证产品的质量,而质量就是生命、质量就是效益、质量就是一切,型号要保成功,产品要保市场,都离不开质量。质量就是企业的根基。所以将产品保证过程视作基础也甚为合理。

  

6. “天宫二号的央视报道的典型画面

综上,八个技术管理过程的关系可归结为:

12是关键:规划、评控; 34是热点:决策、风险;

56是技术:配置、信息; 78是基础:度量、质保。

4.     结束语

八个技术过程每一个都十分有意思。由于时间和篇幅的关系,这里暂且不再一一展开(如果有时间在逐一解读)。事实上,ISO15288标准针对每一个过程都明确了几个执行步骤,操作性极强,就像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武功秘笈;而 INCOSE 的系统工程手册则更为详尽地阐述了其背后的概念和原理,能让你更进一步,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当你时间紧张时,可以翻开标准获取行为指南,用于眼前的作战行动;当你时间充裕时,摊开手册,泡上一杯咖啡,细细咀嚼书中的道理,每每让人有种醍醐灌顶般的享受。如今就将这些上等佳品呈送到您的眼前,请您慢慢享用!


参考网址:http://www.ccose.org ; http://www.incose.org


Posted by wenyj

标签:

----------

沙发空缺中,还不快来抢~

留言

  1.     将评论发送至邮箱     匿名

Image Gallery

ad ad ad ad ad ad

About

pix

源于航天,造福中国。

Learn more...

Contact

系统工程爱好者沙龙 秘书处

电话: 1821-0707-033 (俞小姐)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8号
E-mail: ccose01@126.com